栏目导航

现场开码结果

您的位置: 开码结果 > 现场开码结果 >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转载)

时间:2019-09-09

  “文革”中,1971年“九一三事件”之后,一家成为老百姓街谈巷议的话题。

  开始时,他多次托校友捎线年春,他的同学刘豹告诉正在上海采访的滕叙兖:“这次林晓霖要来上海,就住在我家里,你来吧。”

  林晓霖见到滕叙兖,第一句话是:“我听说你为了写书,今天开码结果,把工作辞了,现在还有这样的傻子吗?”——滕叙兖为了写《哈军工传》,辞去工作,历时数年,采访了400多位哈军工人。

  她的母亲张梅也极为漂亮,当年在延安时,被称为“陕西一枝花”,追求者众多。

  1938年12月,去苏联疗伤,张梅也同去。1941年,林晓霖在苏联降生,让34岁的大为惊喜。

  同年6月,接到命令的独自回国,毫无音讯,张梅直到1946年才得知——离开后的第二年就在延安与叶群结婚,他还托访问苏联的罗荣桓带信通知张梅,可以再嫁。

  新中国成立后,早已回国的张梅于1954年再婚,林晓霖被送到东北,与见面。

  当时13岁林晓霖头上长了疥疮,被剃成光头,小男孩模样,却穿了一条花裙,样子有些狼狈。可是见到女儿的非常高兴,将她抱起坐在自己膝盖上。

  结果,林晓霖说“很想爸爸”,被翻译成“你是混蛋”,有些不相信,说“这孩子是不是乐疯了”,结果,又被翻译成“你爸爸说你没教养”。

  据林晓霖讲述,叶群阻止她和爸爸见面,甚至他身边人也不可以。有一次,秘书花了几块钱给她买了一件儿童泳衣,被叶群大骂。

  林晓霖有一张她和生母的合影,背后写着“你还记得她吗?”一次她悄悄拿给看,看后很感慨说:“她也老了。”此事被叶群知道后,又是大骂,吓得林晓霖赶紧躲起来。

  不过,林晓霖学习成绩很好,曾获得北京师大女附中学习优良金质奖章,报考大学时,她的第一志愿是哈军工,不过因为生母家在哈军工(继父徐介藩为哈军工装甲兵工程系主任),军队有一不成文规定——“避嫌”,林晓霖去了西安电讯工程学院。

  1962年,继父又调到西安,组建装甲兵工程学院。为了再次“避嫌”,林晓霖转学到哈军工,插班成为导弹工程系的第9期学员。

  “她很普通,非常低调。”滕叙衮说,“不过她的身体不好,‘’时得过肝炎,学校为了照顾她,不让参加户外活动。”

  当时学习氛围紧张,有时换教室上课,因距离较远,需要整队跑步前进,但林晓霖跑不动,学校给她配了辆自行车,慢慢骑过去。

  “文革”期间,林晓霖是保守派组织“八八战斗团”的骨干,因为和的关系,属于风云人物。

  会场在学校里一片小树林,那天滕叙衮也参加了,不过是听众,他去得较早,离讲台很近。

  “林晓霖第一个上台发言,上身是空军服,下身蓝裤子。她说话很有鼓动性,声音响亮。”

  林晓霖的讲稿题目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观点为抵制造反,她认为造反会制造混乱,这会让党中央架空。

  林晓霖也没想到这件事影响甚广,甚至引起造反派到北京告状,结果正被叶群抓到机会,炮制出一份《声明》,称林晓霖政治落后,表现不好,希望对她进行严肃的揭露、批评和教育。

  这份“声明”,林晓霖并不知情。8月21日,她被告知,已同意她去北京,林晓霖有些喜出望外,简单收拾一下就上了飞机。

  觉得自己“被绑架”的林晓霖用,4天后,由于虚脱昏迷被送去医院抢救。

  1967年冬,林晓霖被车撞伤脚,久治不愈,第二年她提出要去北京治病,被领导拒绝,称“北京有指示,不许回去”。

  林晓霖再次决定逃离,这次很成功,她上了火车,终于到了北京,投奔了一个远房亲戚家。

  3天后,她去了住处毛家湾,给警卫一张纸条“我是林晓霖,我要见”。结果被叶群得知,让手下找其谈话,将林晓霖送到重庆某军军部治疗。

  据说,为了能将林晓霖稳住,在叶群的授意下,一位已经有对象的青年干部和林晓霖结成夫妻,这属于“政治任务”,双方不能反对。

  此后,部队调防,林晓霖夫妻去了云南大理,在基层养猪,而当时她已怀有身孕。

  1971年“九一三”事件发生后,领导找林晓霖夫妻谈话,并要她交代问题,揭发反党集团的罪行。当时还有人在她儿子脸上写字——“林贼之孙”。

  这让林晓霖愤怒不已,“虽然我写了断绝父女关系的信,但这时候,骨肉之情就冒出来了。”

  此时的林晓霖已经是两个儿子的母亲,一家人又回到了北京,她被安排到国防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工作,生活平淡而低调。

  再次回到大众视线月,退休后的林晓霖去广东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军三河坝纪念活动。

  事实上,这些年她都在谢罪,对的孩子、老舍的孩子、老红军的子女……甚至是曾带过的一支部队。

  快70岁的林晓霖现在有时还梦见。她一直认为自己像是一只灰小鸭,受后妈排挤,但“给我亲情、给我父爱的,也就只有我爸了”。

  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qqwweeasd时间:2012-07-16 17:22:00也是苦命人啊!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ygjclz时间:2012-07-16 17:31:00那些历史事件的真相总会逐步揭开神秘的面纱!4楼埋红包点赞

  1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怀莱德1278时间:2012-07-18 07:35:00林晓霖还是幸运的,文革中被的不在少数。1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遨翔天地间时间:2012-07-18 18:19:00历史是后人写的!

  《“九一三”四十周年文史研讨会》2011年9月4日在北京举行,“九一三”事件(之死)当事人亲属和学界文革研究者、外交人员、教授、记者共50多人,首次齐聚一堂,座谈了这个40年前发生的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在中国雅虎论坛网站,刊登了媒体记者撰写的关于本次研讨会的情况,介绍了此次研讨会所揭示的不少鲜为人知的内幕。按照一些与会学者的观点,所谓反革命集团案件是一个大冤案。

  “九一三”北戴河当夜的亲历者,之女林豆豆(本名林立衡)后来的丈夫张清林,原空军情报部部长贺德全儿子贺铁军,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闫仲川儿子闫明,原空军副参谋长王飞儿子王鲁甯,最先到温都尔汗空难现场勘查的原驻蒙古使馆翻译沈庆沂和二秘孙一先之子在会上先后发言。学者李延明、姚监複、丁凯文、卜卫华、徐海亮、王海光、徐友渔、陈子明、丁东也都做了专题发言。参加研讨会的人还有:原空军副参谋长兼34师党委书记胡萍的夫人刘继馨、儿子胡耀萍、胡幼萍、吴法宪女儿吴巴璀、江腾蛟女儿江新文、江新德、原空军作战部部长鲁瑉的子女鲁岩、鲁莹参加了会议。还有一批“三叉戟”死难者的子女,飞行员潘景寅的女儿潘鸶和潘鹭、女婿杨亚文、小车司机杨振纲的女儿杨军玲、机械师邰起良女儿李蔚。

  1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碧海蓝天老人时间:2012-07-27 10:30:00我感觉是冤案。14楼埋红包点赞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开码结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